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不足道  知行合一

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是一种心态, 成功是一个过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为什么他们不让道?  

2011-09-28 11:01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2kM,9'25",累计88次,378kM,31h29'45"(1万M4次,2010年129次,561KM)

  在校园里不管是什么时候,只要路上有人,车就没办法走,因为大概90%的人不让道或不想让道。
不管是出于安全或者是出于礼貌,高中生在校园里的马路上让道都不是过分的要求。

  学生们不肯在大道上让出一个位置让车过,定是有原因或有理由的。其实对于学生不尊重自己已经早已习惯了,最后媒体上有医生被打杀的消息,是一个严重的警示!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紧张,这多少与某个个体无关,但对于个体来讲,能不去关注吗?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其实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也出了问题,而这些问题都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。学生不给老师让个道,这确实已经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。其实一直在想,会在哪一天老师会象医生一样被打杀?

  中国科学网的博主韩健推荐了一个方式:美国肿瘤科医生一般都受过专门训练,把和癌症病人的沟通当做一门学问。目的是让病人清楚地了解自己的病情,诊断,预后,治疗的可能手段,各种治疗手段的优缺点,药物的副作用等。每次和医生的问诊至少有半小时。医生所传递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就是:你虽然得了不治之症,但是你不是孤单的,我们有很多诊疗的经验,也有很多病人和你一样得了这个病(不是你的错),有些病人治疗结果很好。我们会在这里尽全力帮助你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,无论什么时间你有任何问题,你都可以问我们。
  大概不管是医生还是老师,都可以把这个理念用在工作中。当然,如果在某个特定环境中,病人可能不会相信医生这话是真的!

  类似,如果老师说: 你的成绩虽然不太理想,但是你不是孤单的,我们有很教学疗的经验,也有很多学生和你一样成绩不理想(不是你的错),有些学生改变了方法效果也很好。我们会在这里尽全力帮助你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,无论什么时间你有任何问题,你都可以问我们。
  如果以现在正在教的学生来讲,他们不相信的可能性是90%。这一点上,老师比医生更缺少权威性;当然另一方面,老师大概也不会发展到象医生目前一样危险的处境。

  学生的成绩不理想,当然并不感觉是什么不治之症,所以对老师的要求或帮助总是不那么积极响应,因此多数人即使成绩差,也都不认为老师有象得了重病时的医生那么重要,甚至有人认为老师是没什么用的,因为许多老师也是一辈子贫困潦倒。也有人认为即使犯了事,老师也拿他没什么办法,不要说打不能打,就是骂也不行,更别说开除什么的。。因此,他们不给老师让道,是符合逻辑的。

  他们不让道,对我来说,没什么损失,让他们先走好了!

  下面转载吴云鹏先生在中国科学网的博客上的博文,用作学习与参考:

  在北美有两位同行朋友上过被告名单,其中一位朋友一度发愤要拿法学位,他们最后都过了关,但在医疗保险留下一个记录,尽管这个记录对未来的医疗实践影响很有限,至于像国内那样的恶性纠纷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国内医患恶性事件频发,与其说是医患矛盾,不如说是压力锅内社会矛盾的表现,是多方面因素的综合,可以作为一个博士课题,不是一篇博文能说清楚的,在此提几个问题作一个思考。

 国内有医疗纠纷解决的制度和机构吗?这是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。在北美大致有以下途径:与责任医生沟通,寻求第三方意见,行政卫生机构投诉,请律师打官司。国内的专家仲裁有点像第三方意见,如果不能解决纠纷,那么行政和法制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,而这方面也正是国内的短板。

 国内的卫生局和法院都是政府的一个下属部门,由于级别和水平相若,一个部门如卫生局不能解决的话,那么到另一个部门如法院也不可能解决,接下来就需要上级主脑出面,而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上级首长的作为也很有限的,这样大量的纠纷就积压下来,其中一小部分爆发成恶性事件就可能对行业和社会带来震动。

 国内的法制建设还差得很远,西方的法制值得学习,华人圈子如新港有很好的法制模式做参考。每次从电视里看到国内的公检法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缺乏令人信服的专业性和权威性。医疗纠纷涉及到复杂的专业范畴,国内的法院处理这类案件的专业能力很不乐观,如果仅凭卫生行政部门的仲裁意见,是很难让人信服的。与无数的上访事件相比,医疗纠纷是很小的一部分,这很大程度反映了国内法制的缺陷。

 我想提的第二个问题是医疗与社会的关系。这里讲一个自己的故事,我选择医学是基于一种错觉,父亲留给我的一种美好的职业印象,在任何时代从文革到改革开放到出国探亲,他都能成功的以职业立足于社会,而基本能够独立尊严体面的生存于体制外,而国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专业医疗执业是依赖于体制生存的,专业教育和训练也依附于体制,当体制脱离隔绝于社会时,专业医疗也随之而脱离于社会,这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,在这种大势下任何口号式的教育都是苍白的,医疗脱离于社会而引致医患关系紧张是必然的。北美的专业医疗是自立于社会的,专业教育和职业训练是以服务于社会为基本使命的,医患关系是自然形成的。

 医生的劳动价值和患者的社会保障是我想提的第三个问题。医生的劳动是高级复杂劳动,外科手术刀的精细复杂和风险远不是理发剃头刀能相比的,如果其劳动价值严重扭曲,那么专业本质上也必然严重扭曲,中国特色在于以体制将其固化,那么形形色色的灰色腐败就不可避免,这不是体制内的小修小补的医改能解决问题的。患者的社会保障严重滞后,政府医疗的投入不足国防的几十分之一,和三公消费相比更不值一提,以这点蝇头小利来保障十三亿人的健康,还要与北美相比,某学者的报告是一大笑话。如果专业临床被限制压缩的话,与医学相关的科研如生命科学就成了空中楼阁,巨资投入的科研就成了巨大的浪费,医学和相关研究的关系也是辩证的。

 媒介的专业性水平则离不开社会的发展水平,其实这种恶性医患关系即便没有公共媒介的爆料,也会曝光到网络媒介上,在海外看到国内纸媒小报杂志的医疗案件报道更恶劣,堪比好莱坞的恐怖片。国内公共媒介的专业性也是一大问题,与北美有很大距离,公信力也就大打折扣。医疗是高度专业的学科,即便媒体人有一点专业背景,也难以保证专业报道内涵的准确性,这就必须有独立公正的专业学者的帮助,而中国的专业人士绝大部分都依附于体制,专业学者的独立公正性就成了很大疑问。

 僵化顽固的整体制度架构不变革的话,以一个下属部门做一些小修小补的改革,这种医改是没有前途的。另外,港台新等华人圈子,其医疗基本与西方融合的,规模小而易于管理,很难为大陆所模仿,在地理上他们是大中华的小卫星,但在医疗体制上他们却是西方体制的延伸,这让俺感到悲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