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不足道  知行合一

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是一种心态, 成功是一个过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北京归来  

2014-08-09 19:47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4kM,22′40" ,累计77次,364kM,31h27′59(1万M9次,2013年158次,565KM)
  北京19点15分上车,到杭州9点20分,完成在座椅上的磨炼,下车后去“永和大王”喝豆浆吃油条小笼,与朋友在地铁检票口道别,乘公交,接近12点,终于看到餐桌上的菜。从2号14点离开算起,七天只差两个小时。

在北京大学的中国化学会第29届学术年会,聆听了来自哈佛大学的谢晓亮教授、杜克大学的杨伟涛教授、张涛院士、谢毅院士、席振峰教授的大会报告,感叹化学的发展如此迅速,谢晓亮教授讲的是一个分子, 张涛院士讲的是单个原子,杨伟涛教授讲到半个电子、席振峰教授讲的是一个分子中两个金属原子、谢毅教授讲的只有一层的原子的膜,确实是开了眼界了。

  出发前,我向校长汇报了此行的主要目的,其中一个观点是,虽然学校远离市区,可是眼光却不能停留在乡村,即使学校不津贴一分钱,自己也要去外面见识世界,何况是在北京大学。开会之余,与几位朋友在北大校园参观,看到了树林中蔡元培先生的塑像,在深深的鞠躬后不敢与他老先生合影。

大会报告后,是各个分会报告,我所参加的是“基础教育分会”,也就是中学化学这个部分,我的报告安排在最后一个,朋友开开玩笑说是压轴,真实的情况是虎头蛇尾,大概是我的属相是蛇,今年有的老虎被打,蛇尾重要。两天多的时间里,听了多所师大教授、多位北师大教授、多位中学特级教师的“邀请报告”,同样大开眼界,这些把持中学化学教育局面的专家们,讲的内容这样简单,毫无新意,甚至随便在网上都可以找到相似的内容。不仅如此,有些人还无视时间规定,随意延长时间,相比之下,那些著名的科学家们都遵守时间规定。

我的口头报告被安排在最后一个,下午本来有四个人报告,两个人没来。在还剩下三分钟的时候,主持人同意我不计时间正常讲完。报告完毕后,北师大的某教授提出三点意见:

一、引用叔本华的观点,太过时了;

二、报告中“ 对物质结构和功能的表述,任何人都无法做出、清晰和准确”是错误的,比如乙醇就可以讲清结构和功能。

三、“过程与方法”在新课程中有详细解释,跟你讲的完全不同,你也没有把“过程与方法”清楚。

先看一看我引用叔本华的内容:  “至于科学的内容,根本看来,事实上无非都是世间各现象的相互关系;是既符合规律,又是在只有根据律能使‘为什么’有效力,有意义这条线索上的相互关系。” 我还真看不出,现在做研究的科学家们,违背了叔本华所表述的事实。

“对物质结构和功能的表述,任何人都无法做出、清晰和准确”,来自《复杂性》一书,可惜某教授没有读过这种书,也不知道当今科学对“复杂性”的最新研究,而他所说的“乙醇就可以讲清结构和功能”,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笑话,因为乙醇的分子结构只是在现有的条件下确定的,随着科学的发展,将来更准确的描述是什么样子,现在怎么说得清楚?至于乙醇的功能,未知的部分谁说得清楚呢?
  “过程与方法”的概念已经提出很长时间了,却没有人能在教学过程中应用,给出这个定义的人是不是要重新定义或作出调整?如果仅仅是有人已经提出了定义,难道这个世界别人就不可以作出定义?某教授认为我没有讲清楚,大概他就没有想到有人会提出新的观点,或他听到新的观点时,总是在听别人讲述时不停地找别人的错(这一点跟我们最差的学生表现是一样的)。作为整个分会的主持人,他收到了我在开会前误发给他这篇论文的全稿,可以肯定,他根本就没有去读。现在我倒是糊涂了,他没有读论文,怎么作出挑选论文来参加会议的呢?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